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微信如何发红包_山与水的对话

  假期中,读到凯伦的《假如给微信如何发红包三天光明》,被她那份期盼与满足所打动。为什么她是那样的向往三天的光明?我终于耐不住性子,决定尝试当一回“凯伦”。

  星期三的清晨,红彤彤的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我站在阳台上,面对太阳,闭上眼睛,又蒙上了一条纱巾。眼前光亮的一切立刻消失了。凯伦能把太阳想象成什么样子呢?我现在又能把太阳在脑海中构想成一幅什么样的奇观呢?太阳,圆圆的,红彤彤的,光芒四射……嗯……还有……还有……日日都见的太阳此时在我的脑海中只是这样一个失去光彩的形象。那树呢?树叶是绿的,树干是青的……那再想一下云彩吧,洁白无瑕,四处慢慢飘动。尽管挖空心思地想着语文书本上那些优美的词句,但是这些日常就与我朝夕相处的景物竟像一块干干巴巴的白菜叶一样,形象不丰满,神韵在眼前的一片漆黑中逃之夭夭。此时此刻的我已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想睁开眼睛,取下纱巾,仔细看个够,然而我提醒自己现在是在尝试着当一回凯伦,凯伦现在是无法睁开眼睛看到什么的,于是又耐下性子继续尝试。

  我感受到高尔基笔下的那座时钟在“嘀嗒、嘀嗒“地走着,然而此时的“凯伦“却只拥有漆黑、寂寞、苦闷与充满整个胸腔的热切:盼望光明,盼望光明!怎么办,凯伦当时是否在怨天尤人,是否垂头丧气,是否自暴自弃,是否丧失生活的信心?没有,凯伦有的是用整个生命去拥抱太阳,去充实生活,以坚强的意志去描绘自己黯淡的生命,使之肖耀生辉,照亮了别人,同时也照亮了我,消除了我对她气求、冀盼三天光明的不解,增加了我对她的崇敬。

  此时此刻,我的心已平静了许多,我是在尝试着当一回凯伦,然而,光明却使我那么期盼。大约是半个小时了吧,或许是四十分钟,或许是更长的时间了……我急切地拉下纱巾,猛地睁开眼睛,万道光荒四射而来……眯着眼看看表,才过了十分钟。

  十分钟,才短暂的十分钟,我却度分如年。就在这一瞬间,我懂得了凯伦的伟大。仅仅通过这一次尝试,我便认识到了“三天光明”的价值,也仅仅是通过这一次尝试,我才伸开双臂,想拥抱太阳,高呼:“太阳真好,生命真好!”此时竟使我不由得背育起岳飞《满江红》中的名句:“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西安与南京,长安与金陵,十二朝古都与六朝古都,一西一东,驻立在淮水两岸,长江默默,秦岭无言,无声地讲述逝者如斯的历史。
  西安,脚踏渭水,背靠秦岭。连绵不断的山峰给了五千多年的中国厚实的依靠。黄帝、汉武帝、武则天……一个个震烁古今的人物,不约而同地挤在秦岭脚下,更有那千古一帝始皇。黄色的土壤,玄色的山峰,那是一种来自土地最原始的坚实,一种亘古不变的沉静。
  南京,长江南岸的明珠,是苏浙那纵横交错的河流湖泊给了明珠最灵动的光泽。抬眼望,“秦淮水榭花开早”,回头瞧,“红杏褪尽,绿水人家绕”。那里的“六朝旧事如流水”,那里的“夜船吹笛雨潇潇”。南京用那上天赋予的水,勾勒出如梦如幻、如诗如画的“好江南”。
  秦岭说:“世事白云苍狗,沧海亦会成桑田。看那盛唐之时,谪仙借大块之文章,为长安涂抹出盛世风华。波斯的宝石,映得我五光十色;天竺的经文,照得我光芒熠熠;更有洛阳的牡丹,衬得我是千娇百媚。谁说大山就没有绚丽多姿的青春?”
  长江颔首道:“秦兄言之有理。想当年,当中原的文明已繁荣之时,荆楚大地还未褪尽野蛮的外衣,仍是一片荒原。哪里有如今的灵动飘逸?金陵之地,怕仍是一座荒城吧!那时的我,仍只是日夜没心没肺地流淌,许是在孕育着惊天巨变的暗流吧!”
  秦岭续道:“江弟!你我都曾有过不一般的性格,可后人为何要为我们的性格贴上标签呢?说什么‘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如果我只能是沉稳无言,江弟怕只能是美丽洒脱。”
  长江回答道:“正因为世人的标签,使得南京灵动有余,而沉稳不足。倒是缺乏你那种坚韧不拔、持之以恒的精神,看那繁华似云烟的六朝啊,想来着实心痛。”
  秦岭说:“我也正有同感。现今的西部大开发确实需要那种不拘泥俗规、勇往直前的精神。”
  长江欣然道:“那微信如何发红包和你,南京与西安,肩负着中国的历史与未来,应该携起手来,取长补短,让水不仅灵动,而且坚韧,让山不仅沉稳,而且性灵。”
  西安无言,南京无言,一个背靠秦岭,一个脚踏长江,却一起面朝大海,霎时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