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寻求兼职_母爱,超越生死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母爱正如这细细密密的线,一针一针穿织着爱的屏障,保护着自己的孩子。“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爱渗透在每一个孩子的血液里,温暖着寻求兼职们的心房,却不求回报。在母爱面前,生死已不再重要,母亲只为自己的孩子而生,更可以为自己的孩子而死。
亚美尼亚大地震,首府埃里温,一对埋在瓦硕堆下长达八天之久的母女奇迹般被救出了。那年仅三岁的孩子,全靠吮吸母亲的血液维持生命。考古学家在火山岩浆掩埋的庞贝古城,找到一个中空的岩层,灌进石膏,等凝结之后挖出来,竟呈现一个母亲紧紧俯身在幼儿身上的石膏像。
母爱是什么?人们都夸母爱的伟大、无私,但我觉得它是一个母亲最本质最平凡最纯真的情感--对自己孩子的爱。母爱可以说是白开水,无色无味,晶莹透亮,虽说淡淡的白开水没有饮料诱人的颜色但它的甘甜是最独特的,滋润着干涸沙哑的嗓子。母爱可以说是悬在夜空的月亮,独一无二,皎白无瑕,散发着柔和的光亮,或缺或圆,都足以照亮游子脚下的路。它没有璀璨星辰那般耀眼,只是默默的发出自己所有的光,柔和的光落在晶莹的露珠上,倒映出母亲温婉的笑颜。母爱可以说是一株小草,有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顽强,永不泯灭。也许你有时任性,有时调皮,肆意的踩在这株小草上,它被踩折了腰,但他不会去抱怨,不会离你而去,一如既往顽强地昂首挺胸,为你绽放绿色。
也许,你还在埋怨母亲的唠叨;也许,你仍在抱怨母亲的不足;也许,你没心没肺地伤害着自己的母亲却不以为然。虽然,母亲不会因为你的不理解而离开,母爱也不会因此而减弱,但你的不理解,你的无理取闹会让母亲的眼角多一条鱼尾纹,会让母亲的秀发里多一根银丝,会让母亲的心狠狠地揪着疼。不要再埋怨;多去关心她,理解她,不去惹她生气,不要让她伤心的流泪。你要知道母亲的唠叨是多么珍贵;你要知道,其实母亲也很脆弱,她需要你去呵护;你要知道,被母亲爱着是多么幸福。不要等到让自己后悔的那一天,那时为时已晚,你将带着遗憾度过余生。
母爱是超越生死的爱,在它面前,请你不要伤害她。趁还有机会,请好好爱你的母亲。转过身,抱抱身旁的母亲,说一句:“我爱你。”

你,带着我的爱与崇敬,伴我成长。
——题记
你,也许是世界上最“失职”的父亲,但却是世界上最称职的医生;你,也许从来没有“认同”过你的女儿,但却曾为她骄傲;你,也许从来没有“关心”过你的女儿,但却百度过她……
狂风暴雨,阻挡不了你前行的脚步;儿女呼唤,挽回不了你救人的决心。多少年来,一切从未变过。
爸爸,爸爸,你要去哪里呀?夜已静,方圆百里,唯有那户人家映出了微弱的灯光,那是出诊的信号。被人们尊称为王医生的你,因为出夜诊患了那个动不动就咳出血丝的怪病,因为出夜诊摔过很多次,因为出夜诊一夜未合眼过。可是,爸爸,你为何要那么执着,又为何那般地不听劝告?
爸爸,爸爸,你要快点醒来。血泊中的你,没有了往日的精神,没有了往日的笑容,爸爸,你是那么的虚弱,你是那么的“刺眼”。爸爸,你为何要去西北工作,为什么那么出色,出色到连饭都来不及吃?
爸爸,你没有教过我“1+1=2”,是你忙忘了吗?那你为什么还要教我多看书呢?爸爸,你没有教过我“化学方程式”,是你忙忘了吗?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化学很重要呢?爸爸,你没有教过我太多太多,那你为什么使我从容、乖巧、阳光而又善良呢?
我的爸爸,你是我的神话,虽然你没有三头六臂,你不可以刀枪不入,但是你为我撑起了一片天,为我承担了许多许多。
爸爸,我们都不是不明理的小孩,你没有必要在我们面前一切美好,更不该为了不让我们害怕,不允许我们去看受伤的你,那几道疤痕永远都抹不去你的英俊,你的气质。
我和弟弟都是坚强的孩子,然而那一天,听到你受伤后,我和他抱头痛哭了。毕竟,这么多年来,你匀给我们的时间真的太少太少了,少得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去报答你,少得我们只有享受你带来荣耀的资格。如果可以自私一回,我不稀罕别人的敬佩,我不稀罕身边所有的赞赏,我只希望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只希望你可以多匀一点时间给我们,我只希望一家可以多吃几顿团圆饭。而现在,我只求一家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好。
爸爸,寻求兼职爱你!!!